方块汉字能做到的事辨义拼音汉字都能做到,但辨义拼音汉字能做到的事方块汉字却不能全部做到

沈炯老师:

您好!您在网上总是教导别人不要搞文字改革,我知道,您的心是善良的,是怕别人因参与文字改革而耽误了它们的前途和命运,但您的担心是多余的,一般来说,文字改革只是一种业余爱好,没有人会期望靠文字改革来吃饭。

方块汉字虽然伟大,也为中华文明的传承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但它也确实存在严重的缺陷,正是这些缺陷,严重地阻碍着普通话的推广,阻碍着汉语更广泛地走向世界,阻碍着人们对电脑的运用及其他对文字的机械化运用。现在的电脑里所以能显示出方块汉字,是由于科技人员克服了重重困难,设置了各种字库,又创制了形形色色的编码才能显示的,离开了字库就一事无成,凡字库中没有的字就根本打不出来,即使字库中有,但因没有掌握某种输入法,或者已掌握的输入法比较低级,那么很多字还是打不出来,甚至一个字都打不出来。现在的字库已有多种,今后还会不断扩大,但很多字还是打不出来。

文字改革者就是为改变方块汉字的这些缺陷而奋斗,是为了使我国的现代化能进行得更快,这有什么不好呢?您老人家为什么要反对呢?

北大,近百年来,是我国新文化的先锋,文字改革者到这里来发表文章,是希望找到愿为祖国的现代化作出贡献的志同道合者,或为了寻求帮助,所以我恳切地希望沈炯老师对文字改革的文章网开一面,对那些明显不成熟的方案可提出修改的建议,不要一棍子打死,对一些比较成熟的建议可由北大的教授和同学来检验一番,通过检验认为成熟的也可向国家推荐,这样做了,也是为我国的现代化做贡献啊!

辨义拼音汉文是我从1949年以来,利用一切可利用的业余时间研究成的拼音文字,在我自己的使用中,感到这个文字既好学又好用,文字虽是我自己创制的,但我自己也必须通过学习才能记住,才能运用。沈炯老师,您是北大的汉语教授,我想您一定也懂一两门拼音化的外文吧,我恳请您仔细检验一下我的拼音化文章,并和拼音化的外文作个比较,看看是不是辨义拼音汉文更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