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义字母的设置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我于1949年暑假参加了《北方拉丁化新文字》学习班后,就对文字改革产生了兴趣,我在学习英语、俄语、医学拉丁语的过程中,曾希望找到解决同音异义字的办法,但均未如愿。我在方块汉字里形声字的构字形式的启发下,想到在每个拼音字的后面加上不发音的辅音字母来区别同音异义字的方法,并设想了一个粗略的改革方案,於19654月寄到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但未被采纳。1978年在学习法语时,发现法语中的一些同音异义词是通过在词尾加上不发音的字母来给以区别的。这坚定了我利用不发音的辅音字母来区别同音异义字的信心。

用什么字母作为辨义字母,每个辨义字母表示什么意思,具体到二万多个需实现拼音化的方块字中,某个字加那一个辨义字母,这些都是非常复杂、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虽曾有不少人曾有过这样的设想,但都在困难面前打了退堂鼓,有些人仍在坚持,但基本上还停留在理论阶段,为什么这么多人要在这方面化这么多精力,因为方块汉字确实存在严重的缺陷,为了使中华民族能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民族之一,不少人为之而奋斗终身。

1965年算起,到2004年基本定型,在辨义字母的设置上我整整化了近四十年时间,有些辨义字母的设置是很容易的,但在有些发音的方块汉字中,同音又同义或近义的字实在太多了,为辨义字母的设置造成了巨大的困难,所以有些辨义字母的设置是勉强的,人为的,需死记的,沈老师在74楼文中例举的正是这一些,但常用字的辨义字母一般都有清晰的道理,也很容易记忆。

辨义字母对于创建的时候确需严格分析判断,但在使用的时候只要记住什么意思的字怎样拼写就行了,就像我们在学“沈”这个方块汉字的时候,并不需要学习“沈”的左边为什么是氵右边为什么是冘。

学习辨义拼音汉文,对于有方块汉字基础的人就很方便,因为很多字的辨义字母都由形声字中声旁的声母组成的,但对没有方块汉字基础的人照样容易学习,像学习meim(梅) 这个字时只要讲meim是树木中的一种,辨义字母m都加在与木有关的字后面,那么在学习lium(柳)、shanm(杉)、iym(杨)、zhavm(樟)等等字时就一通百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