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同樣可以實現拼音化

 漢語的特點是單音節詞特多,這是漢語的最大優點,就因為單音節詞特多,語言就顯得非常精練,方塊漢字就是與這種語言相適應的文字,每一個字,就是一個詞,隨着社會的發展,要通過語言表述的内容越來越多,就會出現很多音同而意不同的事物,我們的祖先就通過不斷創造新的形聲字的辦法來加以區别,所以漢語中雖然同音異義詞特多,但用方塊漢字寫出來的文章詞義卻非常清楚。

 以周有光為代表的拼音化文字創新派,原先是想用純粹簡單拼音的文字來代替方塊漢字,由於純粹的簡單拼音無法區别漢語中大量存在的同音異義詞,用這樣的文字寫出來的文章内容含糊不清,無法被人們接受,结果以失敗而告終,留下了一個文字改革的半拉子工程——漢語拼音方案。他們埋怨漢語中的同音異義詞太多了,影响拼音文字的創立,他們寄希望於今後的漢語能演變為多音節詞的語言,所以周有光曾說,漢字的拼音化要等五百年以後再說。

 純粹簡單拼音的文字在現代社會裡是不可能存在的,就是在多音節詞為主的語言裡同樣會出現大量同音異義詞,為了區别同音異義詞,象英文、法文等拼音文字早已不是純粹的簡單拼音了,而是採用同一個音用多種拼寫形式的辦法來區别同音異義詞,例如在法文中同一個[k]音可用 k、qu、c、ch 四種形式來表示;同一個[f]音可用 f、 ff、 ph 三種形式來表示;同一個[e]音可用 eéerezedesai 七種形式來表示;在英文中,同一個 [i] 音,可用 yeyie eeeiea 七種形式來表示。法文與英文雖只由26個拉丁字母組成,但通過以上辦法,解决了文字中的大量同音異義詞。據統計,英文中有一萬多個同音異義詞,創造英文的先人們就是通過以上辦法在詞形上加以區别的,象英文中的常用詞 teeteati 發音完全相同,詞義卻各不相同,由於同一個 [i] 音有了多種拼寫形式,就把多個同音異義詞在詞形上進行了區分。這種辦法的缺點是:一個詞中的某個音,該用那種拼寫形式就必須死記,從而加重了學習和運用時的難度。

    漢語的同音異義詞特多,用周有光的辦法是無法解决的,用英文和法文的辦法是可以解决的,但太繁,没有必要借鑑,我們的祖先早為漢字的拼音化建立了樣板,這就是形聲字的創建方式,用拉丁字母表音,再用拉丁字母做成的辨義字母表意,就可以解决漢語中的大量同音異義詞問题。15214個拼音體漢字就是通過這個辦法創建的,它與20765方塊漢字相對應(因為有些拼音體漢字一個要對應同一個方塊漢字的簡體、繁體、異體及異讀等數個方塊漢字)。拼音體漢字與方塊漢字一樣能區分所有同音異義字,既能用來寫白話文,也能用來寫文言文。而且它的字母組成也非常精練,據其中最常用的3723個辨義拼音漢字統計,平均每個拼音體漢字用拉丁字母4.14個,由於漢語中由三個拉丁字母以下組成的字的使用頻率很高,所以據用辨義拼音漢字,也就是拼音體漢字寫成的31篇文章的統計,平均每個拼音體漢字只需拉丁字母3.04個。據《聯合國憲章序言》中文版、英文版、法文版三個版本中拉丁字母數的統計,中文版改用拼音體漢字書寫,平均每條詞所用的拉丁字母,中文版是5.03個;英文版5.09個,法文版5.04個;全篇所用拉丁字母數,中文版只是英文版的77.5%;法文版的70.4%。可見拼音體漢字已是一個十分成熟的拼音文字。它繼承了方塊漢字的所有優點,同時又克服了方塊漢字表音不準和無法用部件拼裝這二大缺陷,可使漢字跟上現代化的步伐,可與國际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