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塊漢字能做到的事辨義拼音漢字都能做到,但辨義拼音漢字能做到的事方塊漢字卻不能全部做到

 

沈炯老師:

 您好!您在網上總是教導别人不要搞文字改革,我知道,您的心是善良的,是怕别人因參與文字改革而耽誤了它們的前途和命運,但您的擔心是多餘的,一般來說,文字改革只是一種業餘爱好,没有人會期望靠文字改革來吃饭。

 

 方塊漢字雖然偉大,也為中華文明的傳承立下了不朽的功勲,但它也確實存在嚴重的缺陷,正是這些缺陷,嚴重地阻礙着普通話的推廣,阻礙着漢語更廣泛地走向世界,阻礙着人們對電腦的運用及其他對文字的機械化運用。現在的電腦裡所以能顯示出方塊漢字,是由於科技人員克服了重重困難,設置了各種字庫,又創製了形形色色的編碼才能顯示的,离開了字庫就一事無成,凡字庫中没有的字就根本打不出來,即使字庫中有,但因没有掌握某種輸入法,或者已掌握的輸入法比較低級,那麽很多字還是打不出來,甚至一個字都打不出來。現在的字庫已有多種,今後還會不斷擴大,但很多字還是打不出來。

 

 文字改革者就是為改變方塊漢字的這些缺陷而奮鬥,是為了使我國的現代化能進行得更快,這有什麽不好呢?您老人家為什麽要反對呢?

 

 北大,近百年來,是我國新文化的先鋒,文字改革者到這裡來發表文章,是希望找到願為祖國的現代化作出貢獻的志同道合者,或為了尋求幫助,所以我懇切地希望沈炯老師對文字改革的文章網開一面,對那些明顯不成熟的方案可提出修改的建議,不要一棍子打死,對一些比較成熟的建議可由北大的教授和同學來檢驗一番,通過檢驗認為成熟的也可向國家推薦,這樣做了,也是為我國的現代化做貢獻啊!

 

    辨義拼音漢文是我從1949年以來,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業餘時間研究成的拼音文字,在我自己的使用中,感到這個文字既好學又好用,文字雖是我自己創製的,但我自己也必須通過學習才能記住,才能運用。沈炯老師,您是北大的漢語教授,我想您一定也懂一兩門拼音化的外文吧,我懇請您仔細檢驗一下我的拼音化文章,並和拼音化的外文作個比較,看看是不是辨義拼音漢文更先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