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中華文化的發展在繼續使用方塊漢字的同時急需增用拼音體漢字

方塊漢字是中華文化的精髓,五千年的中華文明就是由它記載傳承,今後也需要由它繼續傳承下去。但因方塊漢字結構上的缺陷,進入電腦化時代以後就難以與電腦相適應,為了跟上電腦化時代的需要,方塊漢字不得不處處依賴於英文的幫助才能實現電腦化操作。英文可按鍵盘直接打出來,方塊漢字則必須先創建有數萬個字的字庫,在英文操作系統的管理下,再通過某一種輸入法才能打出來,方塊漢字無法用來編寫電腦軟件,我國的一切電腦軟件都必須採用英文來編寫,現在我國雖然有了國產的電腦操作系統,但它們都必須採用英文來編寫,現有的‘易語言編程軟件’從表面上看,是在用方塊漢字編程,其實它必須在帶有中文字庫的英文操作系統上才能工作,而且編出來的軟件也只能在帶有中文字庫的用英文編寫的操作系統上才能使用,所以方塊漢字離開了英文的幫助,在電腦操作上已寸步難行,方塊漢字已失去了獨立的地位。

正因為方塊漢字在電腦化時代已失去了獨立的地位,每一個在事业上想有所成就的人就不得不努力學習英文,從而在中國形成了全民學英文的熱潮,這在使用拉丁化文字的國家裡是不會發生的。為了能掌握英文,許多父母爭着把自己的子女送到教學英文的幼兒園、小學去讀書,中學、大學更是不必說,有的中學和大學則採用全英文教材。這種趨勢如果不扭轉,幾代人以後的上層人士就會全由熟悉英文的人組成,方塊漢字對他們來說將成為可有可無的文字,到那時方塊漢字的命運將危矣!方塊漢字有可能步清朝滿文的後尘,被本民族主動棄之不用而消亡。

漢字是一種特别優秀的文字,發音精短,字義分明,組詞方便,只要掌握二三千個字就能認識由這些字組成的千千萬萬的詞語,就能看書寫文章。方塊漢字之所以不能適應電腦化時代的需要,是由於文字的結構不合理造成的,所以只要對文字結構加以改變,創造出一種與電腦相適應的拼音化新字體,來協助方塊漢字去完成方塊漢字難以處理的工作,正像漢字的歷史上當用刀等刻畫文字的時候用的是甲骨文與篆體字,當發明毛筆和紙張以後就用隸體字和楷體字,現在有了電腦,就用拼音體漢字,這是符合歷史發展規律的結果。

辨義拼音漢字是拉丁化拼音體漢字,是在克服了漢語拼音方案中的諸多缺陷,並創造性的運用了辨義字母而創建的,它能區分所有同音異義字,已創的15214個辨義拼音漢字與GBK字符集中的27322個方塊漢字一個個互相對應,因為有些辨義拼音漢字,一個字要對應同一個字的簡體、繁體、異體數個字,例如:辨義拼音漢字jiz 要對應方塊漢字中的 迹、跡、蹟 三個字;xius 要對應 绣、綉、繍、繡 四個字。

辨義拼音漢字與電腦硬件中的ASCII碼相一致,所以可以用鍵盘直接打出來,並可以用來編寫電腦操作系統及各種應用軟件,這樣就能打破英文在電腦軟件製作上的壟斷地位,方塊漢字就可以在用辨義拼音漢字編寫的電腦操作系統上運行,這樣方塊漢字就能徹底擺脱對英文的依賴,使方塊漢字從新獲得獨立的地位。

辨義拼音漢字可以作為方塊漢字的注音字母,它比漢語拼音方案及注音符號更好用,由於它帶有辨義字母,還能彌補有些方塊漢字已缺失的表意功能。

因為辨義拼音漢字與方塊漢字是一個個互相對應的,所以辨義拼音漢字可以作為方塊漢字的電腦輸入碼,用這個輸入碼打字可做到想打什麽字就能打出什麽字,不再需要像漢語拼音輸入法和注音符號輸入法那樣需在許多同音異義字中間找字,從而可以大大提高打方塊漢字的速度。

學習辨義拼音漢字比學習方塊漢字可以節省三分之二的精力,例如:記住jiz 這個字形就自然記住了這個字的讀音與字義,由於jiz的字形結構富有規律性,所以很容易記住,但要記住 迹、跡、蹟 這些字形就很困難,而這些字形與讀音之間又無任何關系,所以讀音又必須死記。辨義拼音漢字由於便於記住,所以容易普及,由於它能準確表音,所以隨着辨義拼音漢字的普及,普通話也能隨之普及。

方塊漢字只有在帶有方塊漢字字庫的電腦和網站上才能顯示,才能打出來,而辨義拼音漢字則在世界上所有使用拉丁字母的電腦和網站上都能直接顯示出來,和打出來。這樣就便於漢字走向世界。

辨義拼音漢字與方塊漢字一樣能區分所有同音異義字,既能用來寫白話文,也能用來寫文言文。據31篇文章中近二萬字的統計,平均每個字只需拉丁字母3.04個。辨義拼音漢字既繼承了方塊漢字的所有優點,又克服了方塊漢字的所有缺點,同時還避免了西方拼音文字中的缺點,辨義拼音漢字能正確表音,又能精確表義,一般人只要掌握二、三千個常用字,就能認得由這些常用字組成的千千萬萬的常用詞語,就能看報寫信。

辨義拼音漢字與方塊漢字可以相互取長補短、相輔相成、長期共存,為中華文化的發展各自發挥着作用。有了辨義拼音漢字,中國人就不必為了用電腦人人學英文,而只需讓那些確實需要用到英文的人去學就行了,這樣將節省大部分中國人的精力和金钱,並能把精力和金钱化在更需要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