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義字母的設置是一項浩大的工程

 

我於1949年暑假參加了《北方拉丁化新文字》學習班後,就對文字改革產生了興趣,我在學習英語、俄語、医學拉丁語的過程中,曾希望找到解决同音異義字的辦法,但均未如願。我在方塊漢字裡形聲字的構字形式的啟發下,想到在每個拼音字的後面加上不發音的輔音字母來區别同音異義字的方法,並設想了一個粗略的改革方案,於19654月寄到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但未被採納。1978年在學習法語時,發現法語中的一些同音異義詞是通過在詞尾加上不發音的字母來給以區别的。這堅定了我利用不發音的輔音字母來區别同音異義字的信心。

 

用什麽字母作為辨義字母,每個辨義字母表示什麽意思,具體到二萬多個需實現拼音化的方塊字中,某個字加那一個辨義字母,這些都是非常複雜、非常困難的事情,所以雖曾有不少人曾有過這樣的設想,但都在困難面前打了退堂鼓,有些人仍在堅持,但基本上還停留在理論階段,為什麽這麽多人要在這方面化這麽多精力,因為方塊漢字確實存在嚴重的缺陷,為了使中華民族能成為世界上最先進的民族之一,不少人為之而奮鬥終身。

 

1965年算起,到2004年基本定型,在辨義字母的設置上我整整化了近四十年時間,有些辨義字母的設置是很容易的,但在有些發音的方塊漢字中,同音又同義或近義的字實在太多了,為辨義字母的設置造成了巨大的困難,所以有些辨義字母的設置是勉强的,人為的,需死記的,沈老師在74楼文中例舉的正是這一些,但常用字的辨義字母一般都有清晰的道理,也很容易記憶。

 

辨義字母對於創建的時候確需嚴格分析判斷,但在使用的時候只要記住什麽意思的字怎樣拼寫就行了,就像我們在學“沈”這個方塊漢字的時候,並不需要學習“沈”的左邊為什麽是氵右邊為什麽是冘。

 

學習辨義拼音漢文,對於有方塊漢字基礎的人就很方便,因為很多字的辨義字母都由形聲字中聲旁的聲母組成的,但對没有方塊漢字基礎的人照樣容易學習,像學習meim(梅) 這個字時只要講meim是树木中的一種,辨義字母m都加在與木有關的字後面,那麽在學習lium(柳)、shanm(杉)、iym(杨)、zhavm(樟)等等字時就一通百通了。